藏医生命树

三棵生命树是《总则本集》的解释图。至高无上的医药良师们为了使医学内容浅显易懂,以树木的树根、树干,树枝、树叶为比喻。这些喻树也是为了传授西藏医药时方便记忆而设计的。它好比一片土地,是所有医药资源的源头,据说熟悉这种图谱的人,就能了解藏医药的基本原则。这些彩图线条流畅,风格古雅,上面还有精美的字迹。

三棵生命树表示种在三种不同土壤的根秘续,三枝主根长出九颗不同的树干,因此总共有三支树根,九棵树干,四十七根枝叶、两百二十四片树叶、两朵花和三颗果实。


第一棵生命树——人体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

树喻:一个树根两棵树杆描绘正常生理和病理变化

第一棵树杆描绘健康身体的生理机能。它由“三大因素”树枝,七种物质树枝,三种排泄物树枝等三个树枝来讲述人体的生理功能,第一根树枝说明三种构成人体生命运动的能量物质的活动,树叶上蓝色代表隆(即气或风)的能量物质,黄色叶片代表赤巴(即火)的能量物质,白色叶片代表培根(即土和水)的能量物质,身体的形成得依赖这些能量物质,疾病的形成也是如此。这三种元素最初是形成身体的因,中间阶段是疾病的因,最后又是疾病发展和死亡的因。叶片上有或立或坐的人,人体上还画上三种能量物质的运作情形。三种能量物质各有五片树叶,表示每个能量物质的五种生理区别。第二根树枝是构成人体的七种物质有:树叶上依次绘有乳糜、血液、肌肉、脂肪、骨骼、骨髓、精液七种。这棵树干上有另一根树枝,画出小解、排便和流汗的人,表示人体的三种排泄物:尿液、粪便、汗液。总而言之,这棵树干讲述了“三大能量物质”在平衡的状态下即可稳定七种物质和三种排泄物的容量不发生不良的变化,这样会使人的身体正常,健康,无病。我们可以看到这棵树的树冠上有两朵鲜艳盛开的大花,花瓣中央有七彩的果实。这两朵花代表没有病苦的健康和长寿。果实是佛理的体现,它供给我们精神和物质的健康,无疾无病时,我们便能凭身体和生命享受佛法、财富和安乐,也预备来生时再享有这些东西。

第二棵树干是病理之杆,他的树叶象征各种不同的疾病。第一个树枝是表示病根的树枝,它说明人的内心的痛苦烦恼和生理的不适都是由人的无明和贪、嗔、痴等情绪的困扰所导致。第二个树枝是说明气候、饮食、行为和心理等次要因素,如何造成人体能量物质的增减而影响健康。第三个树枝是表示发病途径的树枝,这里介绍了很多疾病入侵身体的知识。继而是三种物质能量的生活起居之枝。再来则是疾病的传播树枝的十五片叶子。再下来是表示疾病转变的树枝。有一组叶片说明,特定的人体络道受能量物质紊乱影响后的情形:跳舞的骷髅表示骨骼受到龙的影响;蹲踞排便的妇女表示培根对排泄物的影响。另一根树枝说明能量物质偏盛时各个阶段的生活:画着一个柱着拐杖的老人的叶片,表示人年老时体内隆的偏盛;另一片画着一个采收稻谷的人的叶片,表示赤巴在秋天偏盛的情形。另一根树枝是表示造成死亡原因的树枝,上面画着因凶器致死、因热病而憔损的身体和患邪魔的病人等。最下面的树枝上画有两个树叶:一片是被烈火吞噬的妇人;另一片是被冰冷的蓝水包围的男性,这是所有疾病最终的两种状态:非冷即热(热症和寒症)。


第二棵生命树——藏医的诊断方法

树喻:一个树根三枝树杆描绘诊断

第一棵树杆“望诊之杆”先观察人的整体的肤色、形体、精神状况。更细节的就是树叶中所描绘查看患者的舌体舌苔,尿液颜色等如舌泛红干糙,尿如水多气泡为隆;苔藓厚重泛黄,尿液嗅为浓,蒸气大为赤巴;舌苔淡白无泽、尿液无气为培根。当代对尿液的分析诊断虽然已经很发达,但这只是体现在仪器的精密上。藏医学中的尿液分析是在几千年前应用医者的眼力和睿智获得的,这不可不算是一项医学科学发明。 藏医通过对尿液观察可以诊断出很多种疾病,尤其在鉴别病症的寒热方面独树一帜。

第二棵树杆“触诊之杆”描绘的是医生触摸患者手腕的情形。 这是医生在按触桡动脉。藏医称为脉诊。这是藏医最为常用的一种诊断方法,便捷、准确。如隆脉触感为浮、结;赤巴脉触感为数、紧;培根脉触感为缓、弱等。医典中有“生死之别触脉辨,寒热之象视尿鉴”的论述。更神秘的是藏医历代医家有修为之高的技能传奇,就是根据亲属的脉相诊断患者的病证、断定患者确实死亡时间、断定腹中胎儿的性别等等。

第三棵树杆“问诊之杆”是医生询问患者病因、病源、患病部位、病症等特征,凭借问答方式的诊断方法。问诊是三诊中最重要的一种诊断方法。


第三棵生命树——治疗方法

树喻:一个树根四棵树杆描绘治疗方法

第一棵树杆“饮食之杆”,描绘有在罹患隆、赤巴、培根不同疾病时应该用于保持体能的食物和饮品。例如,在第一、二枝隆病树枝的叶子上描绘有马、姜、奶汁等形象;第三、四枝树叶上的酸奶、山羊和发饼等;第五、六枝树叶上的羊、蜂蜜、陈粮、牦牛酸奶等。当三种疾病各自引起时我们就要合理少量的去选择适宜饮用的饮食,从而达到辅助治疗的作用。

第二棵树杆“行为、起居之杆”,此中描绘有与我们密不可分的处所、窝居等。第一、二、三枝树叶中的房屋、与朋友的交谈状都是在日常生活中不同疾病患者内外环境的要求。 如所绘温暖的卧居、与好友舒心的交谈是隆病患者不可少却的起居;不做剧烈的运动、深居阴凉的描绘是赤巴病患者的日常起居;运动与居于暖窝的描绘是培根症患者的起居。在每个树叶上这些起居内容栩栩如生,让人一目了然。

第三棵树杆“药物之杆”,描绘三种疾病的实用药物、对应的剂型和药物治疗方法等。如隆病患者适宜服用味甘性重的药味,选用骨汤和油脂制剂,应用下体给药法等;赤巴病患者适宜服用味苦性凉的药味,选用植物水剂、粉剂,应用排泄法等;培根病患者适宜服用味辛性锐的药味,选用丸剂,应用催吐法等。描绘惟妙惟肖。

第四棵树杆“外治之杆”,描绘火灸、放血、按摩和药浴等疗法。对应隆、赤巴、培根三种疾病即对隆性人型施按油温灸法;对赤巴人型施排汗放血矿泉浴;对培根人型施以敷疗火灸等方法。在《四部医典》后续本中有强调养生保健重要性的论述,即“外治放血灸敷浴推拿,就如驱疾锋利之兵器”。另外在前三续中都有与保健相关的详细阐述。养生与保健贯穿于医学四续的始终,可见藏医学把人体的预防保健放在驱病健体的重中之重。